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集藏

太湖水石名古今

发布时刻:2019-12-19 21:48

作者:俞莹

  姑苏太湖水石艺术馆开馆庆典暨《波澜万古痕——我国太湖水石艺术》新书发布会于12月7日在姑苏太湖园博园举办。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赏石艺术”的维护演示单位,姑苏太湖水石艺术馆占地四千平方米,会集展现了姑苏闻名企业家、藏石家顾建华保藏的太湖水石精品数百件。
  太湖水石尽管归于石灰岩,但与旱太湖石同质异构,造型结构差异很大,常见其石灰岩与硅质层相伴而生,其产地也局限于姑苏洞庭西山岛一带水域。至于太湖其他流域或是其他湖泊的水太湖石,与其特征并不相符。
  据《波澜万古痕——我国太湖水石艺术》书中介绍,西山太湖水石构成于晚二叠世长兴组海相地层中,以含有丰厚的燧石(硅质)条带或结核为显着特征。正是由于大多搀杂有硅质层,使其全体硬度和密度比旱太湖石和其他水太湖石高得多,不容易呈现透漏之孔洞。别的,其石灰岩部分常常会呈现节奏韵律感极强的鱼鳞纹、弹窝皴,这是终年受太湖波澜不断洗刷而构成的。细心比照能够发现,太湖水石的鱼鳞纹和太湖水的波澜纹极为相似。不过,石头上要构成这种肌理,恐怕要以数百万年计。
  水太湖石向来比旱太湖石宝贵而不易得,由于它质地更为清润,且欣赏面较多,所以更受喜爱。南宋姑苏籍诗人范成大所编《吴郡志》(卷二十九土物)中有如此描绘:“太湖石出洞庭西山,以生水中者为贵。石在水中岁久,为波澜所抵触,皆成嵌空,石面鳞鳞作靥,名弹窝,亦水痕也。没人缒下凿取,极不易得。石性温润奇巧,扣之铿然如钟磬,自唐以来贵之。其在山上者名旱石,亦奇巧,枯而不润,不甚宝贵。”
  比范成大《吴郡志》成书时刻稍早的杜绾《云林石谱》,在描绘太湖石时也有相似见地:“平江府太湖石,产洞庭水中。性坚而润,有嵌空穿眼婉转崄怪势。一种色白,一种色青而黑,一种微青。其质文理纵横,拉拢隐起于石面,遍多坳坎,盖因风波冲激而成,谓之‘弹子窝’。扣之,微有声。采人携锤錾入深水中,颇艰苦。”
  后来,由于好(水太湖)石者多了起来,有土人将旱石加以斧凿,雕刻小巧孔洞,甚至在石表仿制成弹窝纹,以售其奸(范成大《吴郡志》)。至今,在姑苏古典园林中,还可见到不少斧凿修治过的旱太湖石——包含留园闻名的“冠云峰”。
  由上可见,至少在南宋时期,带有弹子窝特征的太湖水石,现已遭到文人士大夫的分外喜爱。宋徽宗画有《祥龙石图》(故宫博物院藏),写意写实描绘了供置于汴京大内宣和殿后水池中的一方造型独特、小巧剔透的太湖石,其肌理弹窝皴特征十分显着,应该便是一方太湖水石。这或许也反映了其时赏玩太湖水石的一种时髦。
  其实,关于太湖水石上鱼鳞纹的特征,在唐代诗人笔下就有记载。
  唐文宗开成三年(838年),姑苏刺史李道枢寄赠洛阳宰相牛僧孺的一方太湖石,奇形怪状,十分稀有。牛僧孺作诗《李姑苏遗太湖石奇状绝伦,因题二十韵奉呈梦得、乐天》,约请老友刘禹锡白居易奉和。其时,刘禹锡和白居易诗才横溢,合称“刘白”。所以,牛僧孺在诗末说到:“念此园林宝,还须别识精。诗仙有刘、白,为汝数巴结。”
  牛僧孺诗中,说到这方奇石的肌理特征:“通身鳞甲隐,透穴洞天明。丑凸隆胡准,深凹刻兕觥”如此。刘禹锡《和牛相公题姑苏所寄太湖石兼寄李姑苏》诗中也说到:“拂拭鱼鳞见,铿锵玉韵聆。烟波含宿润,苔藓助新青”如此。白居易《奉和思黯相公以李姑苏所寄太湖石奇状绝伦因题二十韵见示,兼呈梦得》诗中说到:“隐起磷磷状,凝成瑟瑟胚。廉棱露锋刃,清越扣琼瑰。”三人诗中所述的这方太湖石肌理特征,如“通身鳞甲隐”“拂拭鱼鳞见”“隐起磷磷状”等,都清晰指向了这是一方太湖水石。
  牛僧孺诗中,还特意说到了这是一方取自太湖水中的奇石,所谓“保重姑苏守,相怜懒慢情。为探湖里物,不怕浪中鲸。”刘禹锡诗中也称:“初辞水府出,犹带龙宫腥。”白居易诗中则道:“拔从水府底,置向相庭隈。”可见,这确实是一方产自太湖水中的奇石,应该仍是十分可贵的名品。所以,白居易在诗末还感叹,尽管与刘禹锡都从前做过姑苏刺史,却无力供置此件宝藏:“共嗟无此分,虚管太湖来。”
  不过,尽管唐宋以来太湖水石屡见记载,并且有白居易、宋徽宗等名人的加持,但传世的古石极为稀有。
  上海莘庄公园南侧河滨供置有一方“朋寿园钱福诗碑”(2009年8月被列为闵行区文物维护单位),原是明朝成化年间工部右侍郎谈伦在本籍上海县鹤坡里(今属闵行区浦江镇)朋寿园之置石。此石高2.85米,为随形奇石,上小下大,厚度均匀,正面凿有凹碑,碑铭现已漫漶难辨,似乎是“无字碑”;石背悉数布满鱼鳞纹,波纹崎岖,上面凿刻有弘治年间松江府状元钱福为谈伦所作哀歌和序十三行,约二百余字之多(志书有载),一些笔迹至今尚能可辨。此石又称“朋寿石”“鱼鳞石”“龙鳞石”,名人遗物,名人题刻,可谓前史名石。不过,一直以来对于此石是何石种,从何而来,无所适从,没有权威说法。其实,细心分辩,其鱼鳞纹特征现已很清晰指向为太湖水石了。这也是可贵的太湖水石传承石。
  姑苏太湖水石艺术馆地处太湖园博园内,离洞庭东山很近,得暇顺便去游玩了久别的启园。启园又叫席家花园,依山傍水,与太湖零距离,景色绝佳,系20世纪三十年代由旅沪经商的东山人席启荪为留念其祖上在此迎接康熙帝而兴造,所以,园中颇多古物遗存。在启园的主体修建镜湖楼前的草坪上,散置有几方太湖石峰,观其皮壳,应该至少是百年前的旧物,也或许是从其他古园老宅中收集而来的旧石。其间,有一方立石,高约一米开外,初看与旱太湖石没有什么不同,白色带灰,带洞有孔,孔洞和概括有修治痕迹,细心区分,表皮部分隐约有鱼鳞纹,好多处有凸起的褐黄色燧石附着物,有的还留有整理过的痕迹。这应该也是一方太湖水石。
  由此看来,尽管太湖水石也可作园林置石,但由于其大多外表附着有褐黄色的燧石凸起物,并且是连体而生,有的前后通贯,整理极不便利(硬度很高),影响观瞻。此外,太湖水石稀有大者,如姑苏太湖水石艺术馆保藏的,最大尺度为1.75米。特别比较旱太湖石,太湖水石稀有透漏小巧之姿,多见宽厚刚直之态,相似宋徽宗笔下的“祥龙石”和太湖水石艺术馆中的“太湖秋月”这样造型小巧的石头极为稀有,且收集极为不易,所以古典园林中极稀有到有这类置石,更多的仍是旱太湖石,以致于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其存在。 (图片均为作者所摄)